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来福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旧事点滴—冬夜吆喝声  

2014-02-16 17:45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旧事点滴—冬夜吆喝声

过去做小买卖的多靠“发声”招揽顾客,有的用响器,如梆子、喇叭、铜锣;有的就靠吆喝。记得老北京的冬天,天气寒冷,路上积着雪,大风刮得电线啾啾做响,路灯被吹得忽明忽暗,不时能听到一声一声的叫卖吆喝声。

“酥皮的---铁--蚕--豆---”,这是卖铁蚕豆的来了。头戴旧毡帽,棉袄腰间扎根麻绳,肩膀头上扛个粗布褡裢,褡裢里放着用草纸包着一包一包的铁蚕豆,这就是卖铁蚕豆的扮相。当时卖的铁蚕豆现在还真没有了,个儿不大,先用五香作料淹好,晾干了,再用大铁锅炒制,吃到嘴里是又硬又酥,所以叫“铁”蚕豆。做这种小买卖的多为京郊农民,头脑灵活点的,光种地嫌太单一,冬天农闲搞一点副业。这种小买卖也不是谁都能做的,也是祖上传下来的手艺,炒制的铁蚕豆又酥又好吃。蚕豆也是自己家种的,与南方大蚕豆不一样。

“萝卜赛梨来---辣了换”, 这是卖水萝卜的来了。肩扛着个柳条筐,筐上挂着个小电石灯,忽悠忽悠像鬼火似的,照点儿亮。水萝卜包裹在破棉被里,怕冻坏了。卖的萝卜叫“心里美”绿皮红心,又甜又脆,真可以赛过鸭梨。水萝卜约在十月份从地里刨回来,挑一斤来重,长得匀称干净光溜,小尾巴的,入菜窖存着,冬天晚上出来卖。卖水萝卜的串胡同边走边吆喝,有人出来叫住,掀开破棉被拿出一个,可以说个个好。手拿快刀唰唰把皮削了,顺手再劈几刀,掰着吃。

“谁要那羊头肉嗷----谁要那羊头肉嗷----”, 这是卖羊头肉的来了。做这种买卖当然是回民,东西做的干净。作这种买卖的都是京郊的农民,过去像羊头、羊下水之类的东西非常便宜,洗干净了放在大柴锅里,放入胡椒、大料各种作料,架上柴火煮上几个小时,等到羊头软烂后去骨。卖羊头肉的肩扛着个小木箱,里面装着羊头肉,箱盖儿翻过来就是个小案板。晚上十一点多,到胡同里叫卖,走到常照顾的大门前,多吆喝几声,确认今儿不买了,再到别的门儿吆喝。主顾出来买了,现给切,用快刀将羊头肉筋头巴脑的切成飞薄的片儿,收到纸口袋里,掏出小竹桶,撒上椒盐,托着口袋用手捻着吃,现在想来都想流口水。老北京吃羊肉,讲究的人家不吃羊头、羊蹄、羊下水这些东西,吃正经部位的羊肉,特别是羊蝎子之类的一般没人吃。并不是说这些东西不好吃,而是在那个时代,一些富裕阶层人氏多有讲究。一般老百姓则不管这些讲究了,特别白水羊头肉,也算京城的一道美食,只是登不了大雅之堂而已。

“肥-卤-鸡---肥-卤-鸡”,往往将“鸡”字拖得很长,并且用一只手捂着左耳朵吆喝,一般也是天黑以后出来,这是卖卤鸡的。做这种买卖的也是回民,多用北京当地的油鸡二斤多一只的,所谓“卤”就是放足胡椒大料酱油的一锅老汤反复煮制。鸡在过去也算稀罕物,所以受到欢迎,买一只解解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